5200新笔趣阁 > 科幻小说 > 诸界末日在线 > 第九百六十八章 剑修?哼!

第九百六十八章 剑修?哼!

    当魔龙进入荆棘王国之时。

    另一边。

    争霸区与奇异区的交界处。

    灵魂尖啸者被黑犬迎面挡住。

    漫长的尖啸声渐渐消弭。

    风烟之中,周围空间出没的一切生命都被吸取了灵魂,尸体随着虚空乱流之风吹远。

    黑犬手持死亡法杖站在原地,安然无恙。

    “这不可能!”

    灵魂尖啸者盯着黑犬手中的法杖,第一次露出难以置信之色。

    “那个年代早就结束了,所谓的神灵也早就不知去向,你们不过是时光遗留在虚空中的一抹尘埃,为什么还会拥有死亡的力量!”

    这句话像是宣泄,又像是疑问。

    黑犬挡在原地,面上露出神秘的笑意。

    “可怜的深渊怪物,你对过去一无所知,对力量的理解也过于粗浅了。”

    黑犬大声说着,同时暗暗将意志集中在死亡法杖上。

    它不露声色的检查着法杖,一颗心渐渐沉下去。

    ——法杖上的死亡之力不多了,而战斗才刚刚开始。

    永恒深渊怪物——灵魂尖啸者,是一个强大的敌人。

    它既拥有深渊之力,又是混乱的使者,能够同时号令深渊与混乱两种力量。

    为了抵御它的尖啸,黑犬不得不动用法杖上储备了无数年的死亡之力。

    是的,自从神灵不在之后,在后续的年代中,想要获取死亡之力十分困难。

    死亡法杖上的死亡之力,是黑犬费尽千辛万苦,一丝一缕积攒下来的。

    “我不信!神灵的时代早就终结了!”

    灵魂尖啸者放声吼叫道。

    在他背后,无尽的灰雾翻涌滚动,逐渐遮天蔽日。

    一道声音从灰雾中传来:

    “使者大人,我听从你的召唤,专程赶来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又一道声音在灰雾中响起:

    “按照约定,我响应使者的召唤,前来为混乱而战。”

    声音不间断,似乎有越来越多的人出现在灰雾中。

    “我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真有意思,使者大人竟然会提前让我现身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召唤了我,不管是什么样的存在,都会被我杀掉!”

    “战斗还没开始吗?”

    灰雾渐渐飘散。

    数十人出现在灵魂尖啸者背后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,死亡神殿的报终之犬,你原本并不具备这么强大的而力量,也无法与拥有完整混乱的我对抗。”

    灵魂尖啸者继续说下去:“来吧,既然你秉承了死神的意志,让我看看你能与混乱的持有者们战斗多久。”

    它做了个手势。

    数十名混乱持有者越过它,朝着黑犬冲去。

    黑犬暗暗叫苦,面上越发严肃。

    这些人都有着各具特色的混乱面板,实力也早就超越了霸主级,仅仅凭借自己的力量,将会陷入一场艰苦的厮杀。

    那样的话,将立刻被灵魂尖啸者看出端倪。

    ——不行!

    黑犬举起死亡法杖,大声吟唱咒语:

    “一切有始,必有其终,”

    “从尘土中来,安眠于尘土之中,”

    “唯有灵魂可以超脱一切,进入那死亡的秘密神地。”

    它的声音陡然提高:

    “灵魂!”

    “我是你们的主人!”

    死亡法杖上暴起一道道黑暗光辉,照射在那些混乱持有者的身上。

    奔行中的混乱持有者们,接二连三的倒下。

    一道道虚幻的身影从他们身上飘起来,被黑暗光辉牵引着飞向空中。

    那些虚幻的身影全力挣扎,发出无声的呼喊,用尽一切办法想回到自己的身躯中去。

    “灵魂们,归于沉眠吧。”

    黑犬深沉的念诵着最后一句咒语。

    呜呜呜——

    死亡法杖上响起了阵阵哀痛的低鸣。

    在这道死亡术法之下,那些虚幻身影的一切手段都变得徒劳无功。

    他们接连没入死亡法杖之中。

    短短一息功夫。

    术法结束。

    所有的混乱持有者躺在地上,气息全无。

    尽管各自有着特殊的混乱面板,但在这道术法前,他们根本无力抵抗。

    灵魂尖啸者瞳孔骤缩,失声喊道:

    “死亡之神的低语!”

    它忍不住后退了一步,以一种凝重的目光重新打量黑犬。

    这是早已遗失的古代神祇之术,曾经被死亡神殿的圣书所记载,但千百年来,从未有人施展成功。

    所以,诸界众生心知肚明,死神已经不在了。

    可是为什么,刚才自己亲眼看到这道术法又再次起了效用?

    黑犬施展完术法,再次盯着灵魂尖啸者。

    “你还有什么本事,都拿出来晾晾。”

    黑犬挥舞着死亡法杖,淡淡的说道。

    趁着对方愣神的功夫,黑犬再次用心灵与法杖进行沟通。

    ——刚才收割了所有混乱者的灵魂,法杖上所有的死亡之力已消耗得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黑犬察看到这个结果,心中渐渐升起一股难以抑制的惶恐。

    若没有这法杖,单凭黑犬自己的力量,根本无法与灵魂尖啸者抗衡。

    它会被对方直接吃掉灵魂。

    “灵魂尖啸者,退去吧,在死亡面前,你无法前进一步。”

    黑犬面上保持着镇定之色,以一种深沉的语气说道。

    在它对面,灵魂尖啸者确实没有动。

    “混蛋,这完全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灵魂尖啸者低语着,目光落在黑犬身上。

    明明只是个侍从神,为什么还会有如此力量?

    它还有什么手段?

    灵魂尖啸者握紧拳头,暗暗衡量着双方的实力对比。

    要不,自己冲上去试探一下?

    灵魂尖啸者正跃跃欲试,突然发现了一个新的状况。

    等等——

    这头黑犬——

    它那原本高高竖起的尾巴渐渐耷拉下去,慢慢垂落下来,夹在双腿间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难道它也在做某种准备,想趁着我上前的时候一举发难?

    灵魂尖啸者犹疑不定,暂时打消了冲上去进攻的念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一边。

    黑鸦带着苏雪儿、安娜和宁月婵在虚空乱流之中疾速飞行。

    “加油!黑鸦大人!”

    安娜鼓劲道。

    “放心,安娜,我们会抢在灵魂尖啸者之前抵达荆棘王国的。”黑鸦说道。

    安娜神情有些低落,说道:“也不知道犬神大人如何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别操心它,它经历过很多风浪,行事稳妥,不会轻易出事的。”黑鸦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它有一个最大的弱点,我就怕被敌人看穿。”安娜道。

    “弱点?”黑鸦奇道。

    “恩,它无法掩饰自己的真实情绪。”安娜叹息道。

    一双温暖的手按在安娜肩膀上。

    苏雪儿。

    “安娜,放心,如果侍从神都对付不了,至少会比我们逃走的机会更多。”苏雪儿安慰道。

    安娜点点头。

    两人这才朝另一边望去。

    只见那位身穿霓裳的女修,独自站在前面,望向无尽的虚空乱流。

    安娜想了想,走上去说道:“之前多谢你救我们。”

    宁月婵没回头,淡淡的道:“不必放在心上。”

    苏雪儿道:“救命之恩又怎能不放在心上?我给你一个忠告。”

    “说。”

    苏雪儿指着安娜道:“你不如把那个秩序的觉醒权限交给我这位伙伴,我跟她一起去荆棘王国,你不必回去了,因为接下来荆棘王国必定会成为一场大战的战场。”

    宁月婵沉默了下,语气中多了些温度:“……多谢你替我考虑,但我必须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苏雪儿好奇的问。

    宁月婵低着头,轻柔而又坚决的道:“那里有我一直在等的人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顿时改变了三人之间的氛围。

    对于女孩儿们来说,这话包含了太多的八卦意味。

    苏雪儿和安娜对望一眼。

    安娜大着胆子问了一句:“冒昧的问一声,是你的道侣吗?”

    宁月婵转过身,微笑道:“还没到那一步。”

    “哦——”

    安娜和苏雪儿同时发出一道意味深长的应声。

    这个女子是荆棘王国的卫士,她所爱的人自然也是荆棘王国的人,说不定还是青梅竹马,又或者是一个卫队的男战士。

    也是奇怪。

    大战的紧张氛围都被这个话题冲淡了。

    ——明明是十分危急的情况,但三个女孩儿通过这样的话题,却有些放松下来,甚至还拉近了彼此的距离。

    安娜指了指苏雪儿,又指向自己,说道:“她叫苏雪儿,十七岁,我是安娜,十八岁了,敢问你今年多大了?”

    “我痴长几岁,今年二十二岁。”宁月婵道。

    “叫你一声姐姐——其实我很想知道你挂念的是个什么样的男子。”苏雪儿带着笑意道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宁月婵问。

    “你的刀术太出色了,平常人根本达不到这个境界,而你的容貌又是如此倾城,性子温柔大方,连我都觉得倾心,我想知道谁能让你这般一等一的人物挂念。”苏雪儿诚挚的道。

    “谬赞了,别老说我,你们呢?”宁月婵微微有些不好意思,笑着避开了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“我们——”

    苏雪儿和安娜视线对上,有些无奈的道:“我们比较不幸,喜欢上同一个男子。”

    宁月婵早看出来了,这时问道:“他是个什么样的人?”

    “唉,不好说,对了,他也是修行者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宁月婵来了兴趣,追问道:“他修的是什么道?要知道根据修行者所修道法的不同,其实可以大致判断一个人的性格和行为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吗?”安娜也来了兴趣。

    “是的,这一点早就被证实了。”宁月婵点头。

    苏雪儿觉得有趣,插话道:“告诉你也无妨,以修行者论的话,他其实是个剑修。”

    “剑修?”

    宁月婵那修长的柳眉扬了起来,面色有些不好看。

    察觉到她神色的变幻,苏雪儿和安娜异口同声的问道:

    “剑修怎么了?”

    宁月婵轻哼一声,道:“现在用剑的修士,多是走灵活诡谲之道,这也代表了他们本就有些摇摆不定。”

    “进一步说,其实剑修中极少能出个真正的男人——我一直都觉得剑修没几个好的。”

    宁月婵面带不悦之色,自顾自的说下去:“我还说是怎么回事,居然使了手段,让你们同时付出真心,还让你们遭受如此颠沛流离之苦,我厌恶这等人物。”

    安娜和苏雪儿一怔。

    “啊,这个,其实是我们自己甘愿的。”安娜有些尴尬的摆手道。

    苏雪儿叹了口气,也说道:“对,他并没有对我们使手段,总之有些说不清,反正最后就稀里糊涂的成这样了。”

    宁月婵听她们这样说,心中更是不悦。

    她将手按在刀上,淡淡的道:

    “你们不必替这种男子解释,等到了荆棘王国,我去替你们好好看看他到底如何。”

    一股强烈的刀意从她身上散发出来。

    苏雪儿和安娜对望一眼,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无奈。

    是的,宁月婵一出现就救下了她们。

    宁月婵也真是担心两人遇上人渣,所以在替她俩人操心。

    这一点,安娜看得出来,苏雪儿也看得出来。

    所以她们只能闭上了嘴,一时也不知道再替顾青山说什么好。

本文网址:https://www.xbiqu.net/6/6273/3953730.html,手机用户请浏览:https://m.xbiqu.net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,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。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