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4 凭空消失

    克隆斯塔德距离约翰内斯堡大约170公里,周围全部都是优质农场,罗克当然不会放过这些优质农场,所以克隆斯塔德周围的农场曾经都属于罗克所有。

    当然现在,克隆斯塔德的农场都已经换了主人,和约翰内斯堡一样,这里的农场主都是华人。

    遇害的农场主姓李,所以有一个非常具有东方色彩的名字——李斯特。

    遇害的是农场主一家八口,包括农场主李斯特和他的妻子,以及李斯特的两个弟弟,李斯特妻子的一个弟弟和一个妹妹,李斯特两个已经入学的孩子,因为案发时在紫葳公学上学幸免于难,但是两个年龄较小,还没有来得及入学的孩子同时遇害。

    现场惨不忍睹,李斯特本人在农场内的马棚附近遇袭,身上有十几处刀伤,李斯特的两个弟弟听到李斯特呼救赶来帮忙,同样被乱刀砍死,李斯特妻子的弟弟回房间拿枪的时候被砍到在走廊上,女人和孩子们都死在屋内,李斯特的妻子和妹妹还有被侮辱的痕迹。

    约翰内斯堡现在有检验科,不需要罗克亲自勘察现场,罗克赶到的时候,警察已经将现场保护起来,并且找来附近的农场主了解情况。

    “前天下午我还看到老李犁地,老李勤快得很,他们兄弟几个一天能开50亩荒地,老李的农场有一千多亩,现在已经开出来一多半,老李的媳妇儿很勤快的一个人,每天在家带孩子,还在家旁边种菜,做好了饭让妹子给老李他们送饭,老李他们每天都在地里忙活,吃饭都是在地头,狗日的也不知道谁这么心狠——”附近的农场主都在破口大骂,罗克注意到,他们身上都带着枪。

    “得有枪,没枪不行,我这枪都是刚买的,花了好几镑呢,老李也有枪,可惜老李太抠,不舍得用子弹,就没见过老李用枪——”有农场主擂胸顿足,其实附近都是华裔农场主,如果老李能开枪示警,华裔农场主都会来帮忙的。

    只可惜事发突然,老李和家人根本没有来得及开枪,就被人乱刀砍死。

    “老李一天开50亩荒地?怎么开?挽马?”正在做笔录的警察很敏感。

    “那肯定啊,不用挽马,累死老李哥几个,一天也开不出三五亩。”农场主言之凿凿,然后就注意到空空如也的马棚:“老李家有五匹马,肯定都被土匪抢走了,去找马啊,找到马就能找到土匪。”

    都不用农场主提醒,高德的人已经牵着警犬过来了。

    “让让,让让,让警犬去闻。”很多农场主不知道警犬的厉害,围着马棚在看稀罕。

    寻血猎犬其实丑的很,大鼻子长耳朵眼窝深陷,脸上头上全是褶子,成年公犬的平均身高为66厘米,警犬的身材都超大个,两只寻血猎犬都超过70厘米,绝对的大型犬。

    和普通狗不一样,约翰内斯堡警察局的警犬也有自己的“制服”,其实所谓的“制服”就是写着“警察”字样的胸带,别小看这个胸带,没有胸带的狗就是狗,有了胸带的狗就是警犬,制服的威力就是这么的非同一般。

    能当上警犬,寻血猎犬当然有过人之处,两名训导员牵着警犬到马棚里转一圈,然后警犬出门撒腿就往南方狂奔。

    克隆斯塔德以南就是奥兰治!

    “跟上!”罗克上马就追。

    “是!”严阵以待的百余名突击队员和侦缉队员纷纷上马,约翰内斯堡警察局现在也是财大气粗,很多马都是纯血马。

    寻血猎犬一直向南。

    进入奥兰治,明显感觉比约翰内斯堡荒凉的多,这附近的荒地其实如果仔细打理一番,也都是优质农场,只可惜布尔人不给力,罗克他们进入奥兰治十几公里,一个农场都看不到,偶尔倒是也能看到零星的布尔人在盖房子,但是明显的人手不足。

    这就是没有组织的后果。

    寻血猎犬的目标还是很明确的,高德以前是猎人,也是擅长追踪,进入奥兰治不久,高德就发现了一些明显的痕迹,于是目标愈发明显。

    奥兰治境内,也有很多布尔人自发形成的小镇,进入奥兰治境内70公里后,寻血猎犬将罗克一行人带到一个叫威尔克姆的小镇,此时追踪已经经过了整整一夜,天色大亮。

    因为战争,威尔克姆也是受损明显。

    不过和已经重建更胜以往的紫葳镇不同,威尔克姆虽然也是明显在重建,但是因为没有规划,没有统一组织,这个重建就显得格外缓慢。

    罗克抵达威尔克姆的时候,威尔克姆还能看到房屋被焚毁之后的废墟,很多布尔人还住在帐篷里,整个镇子一片狼藉,到处是垃圾和灰尘,简直连贫民窟都不如。

    “里德,回去调人——马丁,亚亚、把这个镇子围起来,没有找到凶手之前,任何人不准出入。”罗克杀气腾腾,两只寻血猎犬都在对着威尔克姆的马市狂叫不已,不用说,被抢走的挽马肯定就在这里。

    远征军来到开普,带来了足足几十万匹军马,这其中至少有一半是挽马。

    等远征军撤走的时候,那些优秀的军马远征军肯定要带走,这些挽马就没有带走的必要,所以都在德兰士瓦和奥兰治本地消化。

    约翰内斯堡周围的农场至少消化了十万匹挽马,奥兰治境内也有不少远征军遗留下来的挽马,只可惜大多数奥兰治的布尔人没钱,所以这些挽马还没有来得及消化。

    “是!”里德和亚亚、马丁领命分头行动,警察们的动作很快就惊动了威尔克姆的布尔人。

    “喂,你们是什么人?”一名佩戴警长徽章,穿着便装的警长主动来找罗克。

    “你好,警长,我是约翰内斯堡警察局局长洛克,克隆斯塔德发生了一起恶***案件,我怀疑凶手就藏在威尔克姆,所以警长,我需要你的帮助。”罗克现在的警衔是警司,其实不用这么客气的,完全可以以命令的方式命令警长帮忙。

    不过罗克不会那么做,毕竟威尔克姆位于奥兰治境内,罗克却是德兰士瓦的警司,所以如果面前的警长不配合,似乎也说得过去,现在还没到以势压人的时候。

    “洛克爵士,很高兴见到你,我是威尔克姆的警长鲍比·贝内特,非常荣幸能和你共同破获这个案件。”鲍比·贝内特表现的很上道,罗克现在的名头也确实是威力巨大。

    要说在过去的这两年中,开普四个殖民地,最出名的警察肯定是罗克无疑,很多警察心中的偶像就是罗克,不管他们是不是喜欢罗克,所有的警察都希望能凭借军功成为贵族。

    被封爵——

    可是有实实在在的好处的。

    要到二战之后,贵族的光环才会逐渐消失,目前这一时期的贵族,还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,罗克成为贵族之后,就再也没有人拿罗克身份说事儿,凯文、亨利·艾尔索普那几个人见到罗克就躲得远远地,这就是最好的例子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,鲍比,能不能请你介绍下威尔克姆的情况。”罗克勉强挤出一丝笑容,抓到凶手之后,罗克一定会将他,或者他们碎尸万段。

    “好的,洛克爵士,威尔克姆大约两千人左右,大部分人是《和平协议》签订后来到威尔克姆的,很多人是以前的游击队员,他们不甘寂寞,惹事生非——总督为了扶持威尔克姆的农场,以低廉的价格给威尔克姆送来了不少奶牛和挽马,只可惜这些游击队员好像对奶牛和挽马没兴趣,他们更关心能够拿到多少补偿和救济款,没有人愿意经营农场,奶牛和挽马倒是被德兰士瓦的农场主买走不少——”鲍比·贝内特是布尔人,是已经被英国同化了的布尔人,从鲍比·贝内特话里,好像并没有多同情威尔克姆的布尔人。

    当然了,这也是因为威尔克姆的布尔人不值得同情,如果威尔克姆的布尔人认清现实,努力自救,不等待不依靠,相信鲍比·贝内特应该不会用这种语气介绍威尔克姆。

    这样的人,罗克也是见得多了,约翰内斯堡现在还有些布尔人赖着不走,他们似乎认为,这样约翰内斯堡市政府最终还是会妥协的。

    遗憾的是,约翰内斯堡上上下下已经达成共识,那些心存幻想的布尔人,最终会在花干最后一个便士之后,被约翰内斯堡扫地出门。

    如果那些布尔人不守规矩,警察局可不是吃素的,新建的监狱空空如也,狱警们闲得逮老鼠玩,他们一定会很欢迎这些特殊的客人。

    “两天前在克隆斯塔德,一户农场主全家遇害,有八个人被乱刀砍死,农场里的财物和牲畜被洗劫一空,相关损失正在统计,现在已经确认,至少有五匹马被抢走,我们一路追踪,发现那些马被带到威尔克姆,所以我想请你调查下那些马的下落,有问题吗?”罗克还是尊重鲍比·贝内特,不管怎么说,威尔克姆都是鲍比·贝内特地盘。

    “真是太过分了,洛克爵士,请给我一点时间,我马上就去调查。”鲍比·贝内特不犹豫,警察对这种恶***案件都是深恶痛绝的。

    罗克当然也不会让鲍比·贝内特一个人去,现场的情况表明,至少有五个人参与了谋杀和抢劫,虽然现场没有人开枪,但是那并不意味着罪犯就没枪,他们可能是怕惊动附近的农场主,所以才没有开枪,而且李斯特购买的枪支也被抢走了,附近的农场主证实,李斯特至少有一把韦伯利左轮手枪,和一支使用猎鹿弹的m1873温彻斯特杠杆式步枪。

    只可惜,遇袭的时候,这两支枪都成了摆设。

    走进威尔克姆,似乎情况更糟,镇子内到处是刺鼻的马粪味道,人类和牲畜的粪便在路旁和屋角随处可见,甚至就在帐篷门口的不远处,真不知道这里的布尔人是如何忍受的,在紫葳镇和约翰内斯堡,如果有人敢当街大小便,最少要被罚款五先令,以及外加一个星期的义务劳动。

    如果没钱支付,那么用鞭刑代替也可以。

    行刑用的鞭子,就是开普敦警察局那种有倒刺的鞭子,一鞭子就能要人半条命,能让他们记一辈子。

    马市位于威尔克姆镇的西侧,鲍比·贝内特和罗克等十余名警察直接去马市。

    见到马市的管理人员,鲍比·贝内特几乎没费吹灰之力,就知道了这几天都是谁把马给了马市。

    是一个叫艾伯特·辛普森的人,两天前,他卖给马市五匹挽马。

    算算时间,如果艾伯特·辛普森是罪犯,那么他差不多是刚刚回到威尔克姆,就迫不及待的把马卖给马市。

    不愧是荷兰人的后裔,心够大!

    “艾伯特·辛普森一共兄弟三个,他们都住在镇子的最北边,艾伯特·辛普森以前参加过布尔联军,前段时间刚刚返回威尔克姆,不过那家伙不像是缺钱的人,镇子里的人说,那家伙在战场上发了财,一向出手很大方。”鲍比·贝内特很了解艾伯特·辛普森的情况。

    “鲍比,你带路,马丁,准备抓人——”罗克也掏出手枪检查子弹,气氛顿时紧张起来。

    “等下,洛克爵士,我先去试试能不能把艾伯特·辛普森叫过来。”鲍比·贝内特不想这么大张旗鼓,如果案子真的是艾伯特·辛普森做的,那么他们一定会反抗到底。

    罗克他们一行百余人,这么大张旗鼓的来到威尔克姆,不可能不惊动镇民,所以罗克命令亚亚和马丁先把镇子围住,就是防止案犯见势不妙逃走。

    “行,注意安全。”罗克其实不想让鲍比·贝内特冒险,但是如果大张旗鼓的实施抓捕,很可能会造成突击队员伤亡。

    这些从前线回来的游击队员,个个都是心狠手辣,他们使用的子弹都是经过改造的达姆弹,一旦有突击队员受伤,很可能造成无法挽回的损失。

    “我估计艾伯特·辛普森已经不在镇上了,这两天好像没有见过他。”鲍比·贝内特不看好,急匆匆而去。

    鲍比·贝内特的担心很快就变成了现实,就在两天前,艾伯特·辛普森将马卖给马市后,他们三兄弟就一起离开了威尔克姆,没有人知道他们去了哪里。

本文网址:https://www.xbiqu.net/8/8608/4540605.html,手机用户请浏览:https://m.xbiqu.net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,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。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